中文|Global

中国福马报

关于装载机总装线策划阶段的一点回忆

发布时间:2009-12-15 阅读次数:
  1982年中央发布“关于国营企业进行全面整顿的决定”。当时林业部直属林业机械厂都按中央部署开展了企业整顿工作。1983年夏季,林业部林业机械企业在常州林机厂召开了直属林机厂企业整顿工作会议,林机企业总经理赵光宇主持会议。在企业里企业整顿工作由生产处负责,我作为生产处工作人员也参加了会议。
  常州林机厂是林业部直属骨干林业机械企业之一。随着生产的发展,该厂新产品木材装载机已开始形成批量生产,但成品总装过程一直同绞盘机在同一老车间混合进行,显得作业面积狭隘,紧张,混乱。根据生产发展的需要,工厂新建了3000平方米总装车间。
  会议期间,时任厂长贺履常带我参观了工厂新建的总装车间。当看到车间宽阔明亮的厂房时为之一震,顿时感到工厂正处在生气勃勃地发展中。但看到厂房里光亮平整的水泥地面又感到在装配技术上没什么改进措施。当我问到总装工艺方案时,贺厂长说仍采用工组包干形式组织装配,即一个装配小组从零部件、总成件到整机都有一个工组从头到尾装配完成,俗称地摊式装配。听后顿时感到新厂房就要起用了,但装配技术却没有进步。我向贺厂长提出,可否建一条装载机总装配线。当时贺厂长对我的提议感到很新奇也很感兴趣。当晚没有会议,我俩详细讨论了建总装线的可能性。在八十年代初期,装载机对于我国机械工业来说尚属技术含量较高的机械产品,木材装载机对大家林业系统更属技术先进林业机械专用设备。这样复杂的机械产品如果仍然沿用传统的班组包干地摊式手工装配工艺,一方面装配质量得不到保障,容易造成产品质量不一,返修率高,同时生产效率也低。当时我国机械工业总装线并不多,我除在五十年代看过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整车总装线外,也没有实践经验。大多数人们认为机械产品的总装配线只适用大批大量生产,大家的批量根本用不上,这在理论上也是成立的。我只能用我仅有的机器制造工艺技术常识大胆提出,总装线根据装配工作量和生产批量,生产装配线的工位可多可少,生产节拍可长可短。可按机械产品的复杂程度、生产周期、生产批量等有关参数来设定总装线的节拍,如定节拍为每小时完成一台整机装配,那么可在每个装配工位上按一个小时的时间段安排不同内容的装配工序。贺厂长对这一想法挺认可。
  由于在机关多年从事企业生产计划工作,我同工厂负责生产计划的负责人接触比较多。贺厂长以前是负责生产的副厂长,多年交往除工作联系外个人感情也不错,属于谈得来的那种。常州林机厂从领导到全体职工思想先进,不保守,容易接受先进的企业管理和技术。该厂在文革还没完全结束时期就承担了农林部安排的木材装载机的开发研制任务就是证明。当时我和王占锋都是农林部机械物资局工厂处干部,王占锋是木材装载机开发设计的积极策划者之一。我曾随王占锋参加过木材装载机方案设计审查会,对木材装载机有一定感情。贺履常是工人出身的厂长,工作积极,思维不墨守成规,对筹建木材装载机总装线的想法很认同,当即表示同工厂领导商量,如果可行总装车间的水泥地面可以刨开从新施工。我对贺厂长这种为工厂的发展勇于承担风险的精神深受感动,同时约好等工厂对此项工程有肯定说法时让我再去常州林机厂共同筹划。企业生产处处长邱奇峰也很支撑这项动议,认为推动工厂生产技术进步正是大家分内的工作,并安排我多次去常州。
  大约是1983年12月份,贺厂长告诉工厂已决定考虑上马总装配生产线,并约我尽快去去常州提供协助。那时国内生产工程机械的厂家还没有总装线,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知道当时上海彭浦机器厂有一条与日本小松株式会社合资生产的小松推土机总装线,但外方出于技术秘密不轻易让外人看。可幸运的是我在大学的一位班友杜荣升在该厂任企业管理处处长(后任上海机电一局机械总企业副总经理),经我同他联系,顺利地答应给与私下安排。贺厂长安排由厂朱总工程师带队,相关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和我共九个人去上海。其中包括厂工艺科长范厚昌,因总装线的工艺方案以及设计都由工艺科负责。出发那天天气挺冷。大家乘坐工厂两台北京吉普车去上海。到上海彭浦机器厂后,在该厂杜处长的引领下大家顺利地参观了小松推土机总装线,大家看的非常仔细。由于小松推土机是大型履带机,产量较大,结构又较复杂,总装线工位较多,各个工位都配置不同的专用机具和起重滑轨。大家顿时觉得工程机械总装线结构挺复杂工作量蛮大。参观后当晚在上海找一间招待所住下,记得大家九个人挤在一个大房间,但并不觉得条件艰苦。第二天上午离上海回到常州。
  回厂后,贺厂长马上召集有关工程技术人员讨论总装配线设计方案,根据木材装载机产品结构和生产批量,当时将总装线设定为13个工位,每个工位节拍定为2小时,按这一参数由工艺科负责进行总装线的设计。考虑到当时木材装载机批量不够大,为不至于使总装线空闲,决定装载机和双筒绞盘机按共线装配方案设计总装线。为和总装线相匹配,同时还决定上马装载机变速箱和变矩器总成件辅助装配线各一条。
  设计方案确定以后,总装线的项目不等于立即上马。在当时计划经济年代,一切经济活动都必须列入国家计划,需要主管部门拨款,否则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可当时国家各项经济活动年度计划早已下达,如若上新项目需再等一年。当时工厂在新产品新技术方面正处争分夺秒与同行业进行剧烈竞争阶段,时间拖不得,确定由工厂提出总装线技术改造项目报告,上报国家林业部按特殊技改项目审批。考虑有一定难度,一次趁我在常州时工厂要求我携带报告速回北京帮助促成此事。
  回京后我马上将常州林机厂总装线技改项目申请报告交给当时企业计划处处长王奎久,出乎意料的是并不需要我做太多地说明,王处长当即非常爽快地表示这事由他来办。没多久报告得到批复并将40万元人民币的总装线改造措施费一并下达给工厂,工厂立马着手实施总装线上马工程。
  不久正逢企业机构调整,许伟接替赵光宇任企业总经理。我所在的原生产处调整为质量管理处,并被任命为该处负责人。由于业务和职务都有变动,以后再没接触装载机总装线改造事,直至总装线建成并顺利投产。
  常州林机厂装载机总装线投产后,当时在全国反响很大。因为当时在我国工程机械中装载机总装线尚属第一家。总装线投产后效果十分明显,装载机总装配无论是质量还是效益都明显提高。但和今日常林集团装载机总装线没法比,现在的总装线几经改造工位增多,技术先进程度远高于当初,效率更高,可称为相当现代化的工程机械总装配线。看到众多老外在总装线上规规矩矩地实习时真有中莫名的自豪感。
  适逢福马集团成立三十周年之际,脑海中浮想联翩,六十年代初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国家林业部,至此开始便和林业机械结下不解之缘,直至退休。虽然过的平平淡淡,但在忙忙碌碌中也曾有几处亮点值得回味。和许多人在总装上马阶段的投入和奉献相比,我做的这点事显得微不足道,但确实是我心中的一个亮点,今天趁福马集团周年庆典之际,写出此文问心无愧,以作纪念吧。
  2009年2月12日 于吉隆坡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企业邮箱|意见与建议|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5 手机版美高梅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1300023号 ?? 手机版美高梅网站-1

中国福马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